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溧水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24|回复: 0

齐泰在溧水的史迹考

[复制链接]

56

主题

58

帖子

829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299
发表于 2021-11-3 12: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齐泰在溧水的史迹考

吴大林


一、明代溧水高官齐泰

       明代洪武年间,溧水出了一名高官,这就是兵部尚书齐泰,相当于今日的国防部长。他原名齐德,字尚礼,别号南塘。他的曾祖叫齐盈辅,祖父叫齐泽,父亲叫齐仲荣。洪武二十年在应天乡试时考中举人,为第一名。第二年考中进士。

齐泰中进士的时间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洪武十八年,见于《明史》卷一百四十一,“齐泰,洪武十七年举应天乡试第一,明年成进士”。《明清进士题名碑录》更具体地说他是洪武十八年三甲一百名进士。

       第二种说法是洪武二十一年。明万历《溧水县志》卷之一选举表称:“齐泰,任亨泰榜”进士。任亨泰,生卒年不详,明初大臣。字古雍,湖广襄阳人。洪武二十一年进士第一,官至礼部尚书。如明焦竑《献征录》卷八十三《兵部尚书齐泰传》载:“齐泰,溧水人。初名德。洪武二十年乡贡,明年举进士。历礼兵部主事。……赐名泰……不屈死之,籍九族。”又《弇山堂别集》卷五十,《兵部尚书表》:“齐泰,应天溧水人,洪武戊辰进士。三十一年任。建文四年死难。”此说还见于《名臣实录》、《名臣志钞》、《明书》等史料。今人邱进春《洪武十八年榜进士考实》一文,认为齐泰并不在洪武十八年进士之中。因此,我以为应以《明万历溧水县志》的说法为准。

齐泰中进士后,被安排在中央机关工作。历任礼部、兵部二部主事(正六品),后任兵部郎中(兵部内诸司长官,正五品)。他后来因为三件事而受到朱元璋的赏识:第一件事是“雷震谨身殿,太祖(朱元璋)祷郊庙,择历官九年无过者陪祀。”结果选中了齐德,朱元璋赐名为泰,从此他才叫齐泰。第二件事是“洪武二十八年,(齐泰)以兵部郎中擢左侍郎(相当于今日国防部副部长)。太祖尝问边将姓名,泰历数无遗。”第三件事是“又问诸图籍,出袖中手册以进,简要详密。”朱元璋“大奇之”。因此,朱元璋临死前命齐泰和黄子澄两人辅佐建文帝。不久齐泰升任兵部尚书,在当时是何等荣耀。平心而论,从齐泰的这三件事中,我们或许可以想象,齐泰在太平年代可能是个好官,也可能是个清官,但并没有表现出有多大的治国才能。朱元璋夺取政权后大杀功臣,弄得朝中无人,这才使齐泰当上了顾命大臣。

       朱元璋去世时,留下遗诏:“诸王临国中,毋奔丧,王国吏民听朝廷节制。”诸王说,是齐泰伪造了朱元璋的遗诏,离间了骨肉之情,都对他不滿。当时朱元璋的儿子们都被分封为王,分驻各地,且拥有重兵,这对身为侄子的建文帝构成了威协。齐泰和黄子澄秘密建议建文帝采取“削藩”的措施。建文元年,周王、代王、湘王、齐王、岷王等五王相继以某某罪名而被废。到了七月,燕王朱棣从北京举兵南下,师名“靖难”,他起兵是为皇帝清除奸臣, 并指齐泰为“奸党之首”。建文四年(1402年)六月十三日,燕王朱棣率靖难军攻入京师。宫中起火,建文帝下落不明。有的说建文帝于宫中自焚而死,或云建文帝由地道出亡,落发为僧,云游天下,六月十七日,燕王朱棣登皇帝位。

       当时,齐泰跑到广德,想起兵兴复,但大势已去,无可挽回了。齐泰将所骑的白马涂黑,欲以掩人耳目,但因马流汗后,露出白色,终于被人认出,抓到了朱棣面前。“六月二十五日,杀齐泰、黄子澄、方孝孺,并夷其族。坐奷党死者甚众。”(《明史》)他们的亲属都遭了灾,有的被杀,有的被流放。齐泰被凌迟,他的直系亲属有叔父齐阳彦、齐襄城、齐大恺、齐时永,以及堂弟齐敬、齐宗、齐宰等七人都被杀死,后其棺置于南京朝阳门外。其亲属中被送教坊司者不计其数。据宋端仪《立斋闲录》记载,成祖下令将齐泰的姐姐和黄子澄的妹妹等四名女子让二十条汉子日夜轮流糟蹋;让人将建文旧臣病死的妻女抬出喂狗。(转引自《文史知识》1998年12期)当时溧水县内一片恐怖,有的被杀,有的被流放,许多人受到牵连。这样的恐怖持续了十一年之久。据明代冯嗣宗撰的《明右史略》卷十六载:“当时指诸臣为奸党。远亲疏族逮至者,先发兴州屯卫,次年发辽东三万卫,又一年发甘肃卫。多道死者。子女妻妾多发教坊司或浣衣局。符验曰:‘予考留臺往牒,凡不顺者族诛。又及九族之外亲,以至外亲之外亲焉。其始,外亲惟藉没编戍。永乐六年以的,往往自本卫逮至,或就戮,或给配,或编戍。至十一年乃弛告讦奸恶之禁。’”(符验(?~约1556),字大克,号松岩。明嘉靖十七年(1538)进士,历任福建道御史、常州太守、福建福安知县、彰德同知,后升广西按察司佥事,卒于任上。)具体到溧水,当时的恐怖情况已讲不清了。甚至连当时的知县及其它官员的姓名也没留下。仅在浙江宁海的地方志书中查到“卢原质,字希鲁,浙江宁海人。洪武二十一年(1388)进士,洪武二十八年任太常少卿,后左迁为溧水县丞,卒于靖难之役。”的记载。据称,卢原质因为是方孝孺的姻亲而被杀害。

二、齐泰的平反与中山书院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明成祖朱棣逝于榆木川。八月,皇太子朱高炽继位。清光绪《溧水县志》卷十二,记载了一则故事:“洪熙嗣位,渡江南下,狂风卒起,几欲覆舟。上祷之曰:小子高炽嗣位未几,或不至罪干天谴。想先帝于建文诸臣未免夷戮太过,朕归赦之。”言毕,风波顿息。遂赦建文诸臣罪。十一月,诏“建文诸臣家属,在教坊司、锦衣卫、浣衣局及习匠功臣家为奴者,悉宥为民,还其田土。”十二月,诏建文诸臣外亲全家戍边者,留一人在戍所,余悉放还。

       但由于朱高炽第二年就去世了,对齐泰等建文诸臣的平反之事就搁下来了。真正平反直到一百多年后的明万历三年(1575)才得以实现。

       关于齐泰的平反,在万历三年之前已开始进行。在溧水主要做了以下几件事:

       第一,洪熙间,朝廷赐齐泰叔父齐阳彦等七棺归葬溧水。“葬之于邑东十五里塘庄舍。邑之缙绅……曰此七贤也,遂以名其坟”。

       第二,明正德间,知县何东莱(字希贤,正德十二年任。)建邮铺十八处,其中在县东十里中山旁的齐泰旧宅处建“尚书铺”以纪念齐泰。但是,后任官员担心尚书铺的地名有政治风险,将其改名为独山铺。明嘉靖八年黄志达作《儒学义田记》中有:“复置许仲芳田一区,坐独山铺。”(明万历《溧水县志》卷之八)。这说明嘉靖四年建中山书院的溧水知县王从善也没有将独山铺恢复为尚书铺。直到明万历年间才又将独山铺改名为尚书铺:“尚书铺,东一十里,即齐泰旧宅。”(明万历《溧水县志》卷之二)

       第三,建中山书院。

此举是得到朝廷的同意或默许的。据李贽《续藏书》载:“嘉靖乙丑(四年)(吏部)尚书郑晓至溧水,造泰祠,见其五世孙光裕,即六岁儿之后也”。似乎郑晓到了中山书院。我认为真实的历史可能正好相反。嘉靖四年,王从善到溧水任知县。不久,刑部尚书郑晓至溧水。郑晓(1499-1566年),字室甫,号淡泉,是主张为建文逊国之臣平反的。他曾著有《建文逊国臣记》一书八卷,记述徐辉祖、方孝孺等一百七十余人的行事。王从善就将齐泰的五世孙齐光裕介绍给郑晓。王从善并请祀齐泰于溧水。在得到郑晓默许的情况下,王从善才在望京街建中山书院,祀齐泰。

       中国古代的书院是私人或官府设立的供人读书、讲学的处所,有专人主持。其中最有名的有白鹿、石鼓(一说为嵩阳)、应天、岳麓四大书院。书院是实施藏书、教学与研究三结合的高等教育机构。书院的教学采取自学、共同讲习和教师指导相结合的形式进行,以自学为主。它的特点就是为了教育、培养人的学问和德性,而不是为了应试获取功名。溧水在宋、元之际应该建有书院,但可惜旧县志中不见记载。从目前来看,中山书院是在溧水建的第一所书院。书院的性质是“高于蒙学程度,不列入国家学制的一种教育机构”。它和儒学大同小异,也是为地方士子准备科举考试的学习场所。不同的是,儒学祀孔夫子,书院祀先贤。因此,郑晓和王从善在齐泰尚未被朝廷正式平反的情况下,将中山书院建成了纪念齐泰的建筑。

       在古代,书院中都专门建有祭祀的祠堂行祭祀礼。书院祭祀的对象有三大类:1、孔子及“十哲”。2、本书院的代表人物。3、祭祀与本书院有关的先儒、先贤。根据朱熹的意见,书院祭祀的对象不设塑像,而以木主代替,即用一块木片做一牌位,以此与佛教的偶像崇拜区别。

       因此溧水中山书院就专祀齐泰。在中山书院祠堂正中放置齐泰的木主,顶上挂一匾,由王从善书写 “劲草”二字。当时孔庙于每年的仲春和仲秋上旬丁日大祭两次,即所谓“丁祭”。而中山书院于祭孔的次日举行祭祀齐泰的活动。“春秋祭之。……上丁后一日祭”。(万历《溧水县志》卷之二)

       嘉靖四年,王从善亲自主持了祭祀齐泰的活动,无非是设香案、陈列祭品祭器、迎神奏乐、行三献礼、焚告文、送神等。王从善亲撰祭文曰:“维公绝世奇才,少魁南服,先帝眷依,表树赫赫,托孤寄命,丹心报国,死轻鸿毛,劲节不屈,天子褒嘉,优礼殊渥,禋祀千秋,是荷百禄”。

       嘉靖十六年,御史游居敬疏斥南京吏部尚书湛若水“倡其邪学,广收无赖,私创书院。”帝命所司毁其书院,中山书院也因此受到影响。

       嘉靖二十年,知县谢廷茝重修中山书院,置义田十亩于丰庆乡,以济齐泰后人之贫。

       嘉靖二十一年,知县陈公陞又为中山书院添置义田四亩。

       嘉靖三十年左右,吏部尚书李默到宣城,曾路过溧水,前往中山书院凭吊齐泰,并作《吊齐司马文》:

       呜呼!革除之难,糜烂崩摧。齐黄倡义,卒坐党魁。国事已去,臣心未已。仓皇出奔,征兵故里。智虽不足,忠愤堪吁。方诸召忽,情类事殊。丕显文皇,宣我周鼎。顾命在天,公则胡肯。骨肉并歼,道路咨嗟。公独抗颜,嗜延如饴。朝结忠魂,暮成义士。人臣事主,谓必如此。彼其之子,河上逍遥。乃睠童髫,人谋既乖。天命有集,犯顺而诛。党禁弥急,天王圣明。泽霈雷雨,遗孤茕茕。脱自囚虏,苗裔永存。祠宫载饬,典祀有常。王令之德,默职事匪遑。溧川弭驾,瞻拜兴哀。椒浆助泻,维海可覆,维岳可颓。齐黄大节,万世不回。

后来,有关官员根据李默的意见,购得祠田二十亩,还在书院以南购屋一区。授给光裕。训学黄积庆为此请李默作《中山书院官给田房记》记。由南京吏部尚书李默撰文,南京国子监祭酒茅瓒篆额,南京翰林院王维祯书丹。立于明嘉靖甲寅春二月。原碑尚存,现藏于县博物馆。

       隆庆五年,县丞王之纲重修中山书院。

       万历三年(1575),诏建表忠祠于应天府,在朝天宫之东,合祀惠帝死节诸臣。溧水中山书院亦改名为表忠祠。知县傅应祯在望京街建坊,颜曰:“表忠”。 从此之后,明代各级官员,凡是路经溧水的,必到溧水表忠祠来拜祭齐泰。

       现转录几位明代官员的祭文:

祭节敏公齐司马文

蔡梦说

       维公辰象毓秀,岳渎钟英,玉泉大贝,金井青萍,托孤高庙,列职夏卿,北平画策,青宫建明,国派载易,此心不更,抗烈报主,仗义捐身,噫!濑水可竭,中山可倾,公之节概,不涸不崩,梦说观风,兹土仰止,夙典薄言,奠吊式表忠精。

注:蔡梦说,福建龙岩人。明万历二年进士。曾任巡按御史。

祭节敏公齐司马文

郭思杰

       鸣呼,公于靖难之际,岂不诚难矣哉!夫文皇帝日以天下为事,而拥戈南面,公独抗节夷齐,奋不顾身,无非以身为顾命之臣,先帝实式灵之欲一丝奠九鼎耳。夫何竭智殚虑命将出师,金川不守,复图出奔,岂人谋之,不灭抑天命之自有真不知者。比公于七国之错而公之精忠大义,烈日严霜,又何愧于宋之祥而唐之真也。囗奈何一介忠臣囗囗也。族所可幸者,孙囗一囗。犹存于六岁儿之身。彼全身远害者,甘与草木同腐朽,而公完名全节,真可对天地而泣鬼神。春秋专祀,庙貎严森,何如生者,愧其后昆,余奉命抚治兹土,诵公遗烈,未尝不洒泣而愴神。

       鸣呼,首阳之巅,濑水之滨,英风高节,照耀古今,疾风劲草,板荡忠臣,人谁无死,所贵不湮,公之死可无憾矣!敬陈词而荐酒神,仿佛以来歆。

注:郭思杰,右佥都御史。

祭节敏公齐司马文

林道南

       鸣呼,臣道惟艰,有身匪臣,自非英烈,金石曷倾,靖难之役,公沥寸忧,金川不守,大事云定,欃枪夜亡,鼙鼓宵奔,忠肝义胆,唯公一人,九族就戮,孤胤茕茕,畴谓慷慨,而非成仁,继沾卹典,公论不泯,千秋血食,竹帛辉映,观风兹土,想慕殊殷,精忠大烈,高山景行,敬荐一觞,以慰厥灵。

注:林道楠,福建莆田人。明万历十一年进士。后任巡按御史,历按应天、陕西、广西等地。 

       由于中山书院已成了表忠祠,“表忠之实彰,而造士之名湮矣”。所以,万历二十七年知县徐必达另在儒学之右新建图南书院,承担教育的功能。

       清代初年,中山书院屋宇倾废,其田产为齐族变卖无存。其旁有一座徐公祠,祀明知县徐良彦,于是改徐公祠为表忠祠。而将徐良彦移祀于大东门内的安公祠。安公祠后来并祀明县令徐良彦、朱身修,为三贤祠。至是中山书院竟荡为菜圃,不可问矣。

第四、对齐泰的后人齐光裕给予帮助。

       据史籍记载,齐泰留有一个儿子,名叫齐得义。有两种说法:一种见于《明史》,称齐泰“子甫六岁,免死给配,仁宗时赦还。”是说齐泰的儿子才6岁,被流放了,明仁宗时被赦还。清光绪《溧水县志》卷十一,称“(齐泰)子甫六龄,倖免。”。

       第二种见于清光绪《溧水县志》。清代溧水训导张天鸿作《义士李有烈传》说齐泰有一个管家,叫李有烈,他把自己的儿子代替齐泰的儿子去流放,而把齐泰的六岁的小儿子齐得义带回老家福建建宁,使齐泰留下后人。齐得义也改姓为李。得义有三子,为重异、重刚、重实。明成化年间,重刚的次子李杰回到溧水。李杰的儿子名齐鸾,齐鸾之子名齐光裕。

       在明嘉靖年间有三篇文献记载了齐泰的五世孙齐光裕。如李贽的《续藏书》说,嘉靖四年“尚书郑晓至溧水,造泰祠,见其五世孙光裕,即六岁儿之后也。”另外,明代嘉靖二十年时一位姓杨的钦差写了一篇文章,说在溧水“止有遗孤齐鸾并鸾子光裕”,时“家口四人,别无调度,委实不能自立”。(见清光绪《溧水县志》卷八)。还有,嘉靖三十年吏部尚书李黙作《中山书院官给田房记》称:“始识其嗣孙光裕”。

       具体的做法有:

       知县王从善请以齐泰五世孙光裕补博士弟子员,(即特批齐光裕为县学生员,也就是秀才。)守齐泰祠。

       明嘉靖二十年(1536年),知县谢廷茝重修中山书院,置义田十亩于丰庆乡,以给齐泰后人之贫者。免杂派差役。

       明嘉靖三十三年(1552年),有关官员根据吏部尚书李默的意见,购得祠田二十亩,还在书院以南购屋一区。授给光裕。

第五,建齐泰墓

    齐泰墓应是衣冠冡。建于何时?不见记载。在明万历《溧水县志》卷之五·坟墓条有“兵部尚书齐泰墓,南十五里青丝洞。”可知此墓在明末之前已建成。青丝洞是溧水洪蓝埠旁的一处名胜,位于感泉山之西北侧,风景秀丽。《太平寰宇记》:“ 船山一名感泉山,在县南十二里,山有青丝洞,泉脉泓澄,四时不绝。”《景定建康志》:“   船山  一名感泉山,在州南一十二里,高二十一丈。周回一十八里,山阴有青丝洞,泉脉泓澄,四时不竭。南有张、沈二士读书堂、井臼遗址,不知何时人也。”

       清乾隆四十一年,知县凌世御命其后裔培护茔圹,墓用大清砖围砌,上部堆土。墓前重立石碑“明故兵部尚书齐公讳泰之墓”。此墓于1958年被毁,原址今在白龙坳水库中。

第六,对齐泰的其它亲戚的平反

       万历二十七年,知县徐必达奏除齐泰姻戚子孙(戍开平者)军籍二十六家。(《明史》列传第一百八十)

       天启元年二月丙申,除齐泰、黄子澄戚属戍籍。(《明史》)

       天启元年,知县张锡命申请应天府尹徐必达,监察御史田题准,豁免齐泰宗党杨保元、骆应鹏等四十五家回籍归业。(清顺治《溧水县志》卷之六)

第七,齐泰的复爵、赠谥

      清光绪《溧水县志》卷八称:“表忠祠在北门外望京街,祀明兵部尚书齐泰。嘉靖四年诏复爵,赠谥节愍,命立祠,春秋致祭。”

      其实嘉靖四年并没有复爵、赠谥之举。明万历间知县徐必达撰《新建书院记》称:“今上改元,诏复司马爵,郡邑立祠以时祀,而书院更为“表忠祠”,表忠之实章,而造士之名尽湮矣。”据此可知复齐泰的爵位和将中山书院改为表忠祠均是明万历三年之事。

      天启元年,知县张锡命申请应天府尹徐必达,监察御史田题准,将齐泰的曾祖齐盈辅、祖父齐泽、父仲荣追赠如泰官。(清顺治《溧水县志》卷之六)

      据《古今图书集成》34册,齐泰是“福王时赠太保,谥节愍。”又据《明史》,福王是万历皇帝的第三子,万历二十九年封为福王,在洛阳建王府,万历四十二年就藩。崇祯十四年,李自成攻破洛阳,被擒杀之。由此可知,齐泰赠谥节愍是李自成起义之后的事。在清光绪《溧水县志》卷八,称清乾隆四十一年,朝廷对齐泰赐谥为“忠敬”。由此可知,齐泰有两个谥号,一是在明末,福王谥“节愍”,一是在清乾隆间,朝廷谥“忠敬”。

三、齐泰不是高淳人

       关于齐泰是溧水那个乡的人,有多种说法。有说其家在今日溧水中山水库旁。明正德年间,曾将此处齐泰的旧宅改为尚书铺。有说在渔歌青墅,许浩先生曾在《溧水古今》中说,青墅姓徐的是齐泰的后裔。

       今日高淳的有关著作说齐泰是高淳的沧溪人,也有说是高淳的南塘人。人们还举出齐泰的《请罢采花》诗为证。说此花是指高淳西部保胜乡的五色桂花。这足以证明齐泰是高淳人,诗曰:

圣主当阳万象新,敷天草木亦归仁。

中山地接南都胜,下邑花分上苑春。

共讶秋香开五色,宁知淑气转三辰。

穷檐已奉蠲除诏,岂复输将困尔民。

       其实,高淳是明代从溧水分出新建的一个县。齐泰是明初的溧水人,当时还没有高淳县,因此朝廷诛杀齐泰及其亲属时,现高淳一带的人也一定受到很大牵连,从此意义上讲,高淳人也可以齐泰而自豪。但现在的网上几乎一边倒,异口同声称齐泰是高淳人,反而称齐泰是溧水人的倒成了少数。为此,我认真地阅读了溧水和高淳历代地方志书,结果发现齐泰肯定不是高淳人。理由如下:

      1、齐泰的遗址均在溧水。

      齐泰的旧宅在溧水县东十里,后被改建成尚书铺。

      齐泰的田庄:“尚书桥,东十里,以齐尚书有庄于此,得名。”又称“齐家桥,东二里,为齐司马庄居,故名。”(清光绪《溧水县志》卷二)

      齐泰的花园:“城郊乡花园村,明初兵部尚书齐泰在此设有花园,故名。”(《江苏省溧水县地名录》)

      齐泰的村堡:“城郊乡戴家大队南堡,明建文帝时,兵部尚书齐泰在县城南有一村堡,取名南堡。”(《江苏省溧水县地名录》)

      齐泰父亲齐仲荣墓:“赠兵部尚书齐仲荣墓,北十五里磨罗山下。”(清光绪《溧水县志》卷十九)

      齐泰叔父齐阳彦等“七贤墓”:“葬之于邑东十五里塘庄舍。邑之缙绅……曰此七贤也,遂以名其坟”。 (清光绪《溧水县志》卷十二)

      2、 高淳从溧水析出在前,而齐泰平反在后。在明代对齐泰的平反活动均在溧水进行。明、清《溧水县志》从各个方面记述齐泰的事迹,而明、清《高淳县志》对此只字不提。

      明弘治五年(1492年),高淳从溧水析出。明万历《溧水县志》中多处提到了齐泰。如卷之一的《邑纪下》,记载了有关齐泰平反的事。《选举表》,记录了齐泰中举人和中进士的时间。卷之二《邮递》,记载了齐泰旧宅改建为尚书铺的事。《祀典》,记载了齐泰被入祀溧水文庙的乡贤祠和名宦祠的事。《中山书院》条记载了嘉靖四年,溧水知县王从善在北门外建中山书院,祀兵部尚书齐泰的事。卷之五的《坟墓》条,收入了齐泰的坟墓在“南十五里青丝洞”。卷六的《忠节传》收入了齐泰的传记。

      但明嘉靖《高淳县志》只字不提齐泰。清顺治年间,林古度在负责编纂好《溧水县志》之后,又应邀编纂了《高淳县志》十八卷,在顺治十三年出版。这本《高淳县志》是由高淳知县纪圣训修,知县刘泽嗣续修。高淳这次修志花了大力气,收集了许多材料。从溧水析出的高淳县,县志的篇幅比溧水还大。但是,顺治《溧水县志》中收了大量有关齐泰的事迹材料,前述几位明代官员,如蔡梦说,郭思杰、林道南等人的祭齐泰的祭文都见于清顺治《溧水县志》。而顺治《高淳县志》仍然不提齐泰。以后的各种《高淳县志》中也均不提齐泰。至到民国七年《重修高淳县志》卷十八·列传,才称齐泰是高淳人:“齐家山,在淳南门外十里。荒塜纍纍。历来相传为齐尚书故宅遗址。邑前辈吴本周《齐家山记》甚详。可见名注溧籍人实淳产。我淳旧志选举溯元及宋。见于省志、府志、溧水志者,人属淳产例得备书,独齐公一人见遗。诚缺略也,因补录之。”

       3、在明、清之际,齐泰入祀溧水文庙乡贤祠和忠孝祠;而明、清高淳文庙乡贤祠中无齐泰。

       4、明代,在溧水建有中山书院以祭齐泰,当时,各级官员,凡是路经溧水,必到中山书院拜祭齐泰。溧水至今尚有李默撰文的《中山书院官给田房记》石碑一通。

       同在明代,高淳没有为齐泰建“表忠祠”。他们纪念的是齐泰的对立面,是为反对建文帝的明朝大臣甘霖建的“忠义祠”。据明嘉靖《高淳县志》:“甘霖,崇教乡人,以才优德赡,洪武间被荐,任江西布政司右布政使。”又据《高淳文物志》称,甘霖在“靖难之役”时任浙江左参政。建文帝在危难之中起用他为江西布政使时,他坚不就任。结果以抗旨不遵罪被建文帝杀害。明永乐五年,朝廷为其平反昭雪,赐葬在高淳县淳溪镇的北官墩,并建“忠义祠”。现存清嘉庆九年木制“忠臣”匾一方。

四,结语

       靖难之役是明代的一次重大历史事件,当年朱棣的口号是清君侧,杀齐黄。溧水的齐泰首当其冲。除了溧水的中山书院外,在全国各地,为纪念靖难之役而死的名士的纪念地尚存不少。

       如在南京雨花台有方孝孺墓,已毁。1999年雨花台风景区特请东南大学丁宏伟教授设计修复方孝孺墓;在明故宫遗址还保留有方孝儒的血迹石。济南大明湖里面有个园中园——铁公祠,是建文逊国大臣铁铉的专祠。济南人称他是济南的“城神”。浙江省瑞安市云周乡卓岙村是建文逊国大臣卓敬的故乡。他的故居房屋基础仍然存在。还保存有一块阔约20多厘米,高约40多厘米的石碑,正中刻有:“明卓忠贞公故里”,右边刻有“万历戊申仲冬吉”一行小字;左边刻有“浙江提督学校监事陈大绶立”,最左边刻着“乾隆已已重整知县张如霖”等字。当地准备将这一带的卓敬古居遗址进行开发,作为旅游览胜的好去处。

       最近在网上看到江西分宜正在筹建黄子澄纪念馆。我觉得,溧水总有一天会重建中山书院的。齐泰在全国有相当高的知名度。复建中山书院一定会受到各界人士的关注。复建中山书院可大大提高溧水的文化品味,扩大溧水的知名度。

       溧水中山书院是为了纪念齐泰而建的建筑,从现有资料,我们可知:中山书院大门外建有表忠坊;中山书院的大堂上有匾,是明代溧水知县王从善所题,为“劲草”二字;现在县博物馆尚保存有明代《中山书院官给田房记》石碑一通。还有,在明万历三年中山书院改名为表忠祠。除此之外,明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溧水知县徐必达在儒学之右侧新建图南书院。徐必达在《新建书院记》中将图南书院内建筑格局做了记述。此时中山书院尚存,图南书院的建筑应与中山书院有类似之处。我们可据《新建书院记》来作中山书院的复原设计参考。

       当然,复建的中山书院已不可能再作为教育设施,只能作为文化设施。书院内除了有表忠祠的内容和有关齐泰事迹的介绍外,还可设有乡贤祠、名宦祠,纪念在溧水有影响的乡贤和曾为溧水作出贡献的外地名士。还可在其中设立一些其它文化设施。

       关于齐泰在溧水的史迹,旧县志中记载不详,还有的几说并存,甚至出现互相抵触的情况。至今我们在县内没有开展过认真地调查,也没有到大图书馆和档案馆从明代史料中去发掘新的材料。因此我想,只要我们努力,关于齐泰的迷团有望一个个解开,关于齐泰的有关史料有望有更多地发现。研究齐泰还是个长期艰苦的工作,有待几代人的努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